菜鸟裹裹年中报告寄快递同比增长70%带动快递员增收3千

2020年已过一半,(7月8日),最大在线寄快递平台菜鸟裹裹披露,寄快递强劲需求下,对比去年同期增长70%,同时带动快递员收入提升,菜鸟裹裹专职快递员增收达3000元。

目前,已有2亿人使用菜鸟裹裹寄快递。数据显示,在6月,寄快递最多的10城是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、苏州、天津、南京、成都和重庆。其中,重庆、成都涨幅最高,寄快递量同比接近翻番。

“首先要详细了解病例发病前14天的每一天详细情况,亲自到病例经过的场所和地点调查,包括询问现场的人以及调取相关监控;此外要对密切接触者进行调查,一般是回溯患者发病前4天到被隔离期间的接触情况。”马建新说。

另外,武汉作为高关注度城市,虽然受疫情影响较多,寄件量也已经恢复至年前水平,保障商家服务,方便居民生活消费。

马建新告诉记者,“流调”过程中,楼内的物业主管一直陪同协助,“流调”结束后,这名主管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。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工作多年的马建新也不免“心里一沉”。“我们的距离特别近,就是面对面,而且还一起待了24个小时,说实话,当时确实有点担心。”

同时,菜鸟裹裹今年将新增3万名专职小哥,通过职业培训、订单支持,依托数字化方式,促就业、稳增长。

印象最深刻的一次“流调”

疫情发生以来,马建新几乎每天都在工作中度过。数月以来,回家次数屈指可数。而像这样高风险的“流调”,马建新亲自参与的次数已有近百次。

但好在双方都戴了N95口罩,马建新又很快放下心来。“只要做好防护,那就问题不大。”通过这次“流调”,马建新和团队划定首批126名密切接触者,其中出现多个病例。

最让马建新印象深刻的一次“流调”,是2月底疫情最为严重时,在北京某事业单位的一起单位聚集性疫情。“当时接到病例报告时,我们就立刻到单位所在地‘流调’。去的时候也没有达到严格的二级防护标准,就在那家单位的楼里待了大概24个小时。”

患者有武汉旅居史。随后朝阳区疾控中心将检测情况上报北京市疾控中心复核。“这就是朝阳区第一例确诊的患者。”马建新说。

不少小哥做菜鸟裹裹专职快递员后,收入翻番。在杭州,小哥张朝振每天绕西湖骑行60公里取快递,每月收入1万多元,比之前送快递翻倍。“收入多了很多,每个月能帮2000多人寄快递,也很有成就感。”

现在应该清醒地认识到,新冠病毒可能会长期存在。低风险不等于零风险。——马建新

作为流行病与地方病控制科科长,出于专业的敏感,在武汉疫情初现时,马建新就特别关注疫情发展。

2020年1月,北京陆续出现确诊病例。马建新和团队也开始与新冠肺炎病毒正面“交锋”。1月21日,马建新接到地坛医院报告的一例来自朝阳区的“疑似病例”。这名患者经地坛医院排查,由朝阳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呈阳性,临床表现具备新冠肺炎发病特征,随后确诊。

快递量增长,也带来快递员收入提升。数据显示,更好的服务下,比一般小哥,菜鸟裹裹专职快递员每月多收入3000元;在全国,上海、南京、杭州、天津、北京等5城,是快递员收入最高的城市。

目前,消费者使用菜鸟裹裹,有多种方式方便寄件:手机上,使用菜鸟裹裹APP,微信上的菜鸟裹裹小程序,在淘宝搜索寄快递等,均可预约;在线下,大家还可在最近的菜鸟裹裹代寄点、使用菜鸟裹裹寄件机等就近使用服务。

带队完成朝阳区第一例确诊患者排查工作

作为一名从事传染病工作长达16年的“老师傅”,整个“流调”的过程马建新已烂熟于心。

有了病例,接下来的工作就是“流调”,这也是疾控中心最重要的工作之一。马建新介绍,“流调”全称流行病学调查,调查目的在于寻找病毒传播链,判定密切接触者,采取隔离措施以及划定消毒范围。

今年48岁的马建新,是北京市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与地方病控制科科长,兼任中心第三党支部书记。从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,到2019年11·11输入性肺鼠疫,他一直守在首都传染病防控工作的第一线。新冠疫情发生之后,马建新再一次奔赴一线。截至目前,马建新已参与近百例流调工作。